时尚新闻

关于“精神”的思考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精神是人对待事物和行为的一种态度,是产生于行为而又脱离行为存在的一种人的气质总和,包括骨气、品格、毅力、意志、欲望、斗志等。由于精神的抽象性,人们往往对精神的含义难以把握,于是便产生了一些问题:人生有精神吗?精神之于人是什么东西?有什么意义?要解决这些疑问,就要搞清楚“灵魂与肉体”“精神与行为”“精神与思想”这些基本问题。

作为一个古老的论争话题,关于灵魂与肉体的关系,历来论方各执一词,相互难以说服。有人说,人死如灯灭,哪有什么灵魂独立存在?汉代王充对此有过系统论述。在其著名的哲学著作《论衡》中,他运用精气学说,从自然发生论的唯物主义立场出发,把人看作是自然的产物,指出人亦虫物,生死一时,禀气而生,死还为气。

在王充眼中,人的生死是一个很自然的生物演化过程。在生物的发育消亡过程中,一切都符合世界的物理法则,毫无神秘可言。他把人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,是“气”之所凝,这无疑具有唯物主义精神。以此为理论基础,他在承认人有精神的前提下,论述人的肉体与精神的关系也是一个自然的消亡过程。

王充在《论死》篇中说,人之所以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精气的存在;人死后精气就灭亡了。成为精气的东西是人的血脉;人死后血脉就枯竭了。人之所以有智慧,是因为有五常之气存在。五常之气之所以存在于人的身体中,是因为五脏在人身体中。人的五脏六腑没有受到伤害,人就有智慧;五脏六腑如果有病,人就会糊涂,就会愚笨痴呆。人死后,五脏六腑腐朽,五常之气就无所寄托了,那么智慧就不存在了。王充的观点是十分鲜明的:他承认人有精神,这种无形的东西确实存在,是一种客观现象。这是他的一个基本观点。他认为,精神就是人的脏腑所产生的生理功能,即精气。这无疑符合现代医学的原理。人之为人,除了有一个“臭皮囊”之外,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聚而不散的精气神,这是人之为人的实质所在。没有了精气神,人就混同于一般的动物,就没有了质的规定性。因此,从一般生物学意义上来说,人与其他动物没有什么两样。在这一点上,王充无疑是正确的。